Discuz!NT|BBS|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论音响在影视作品中的运用及其作用(2) [复制链接]

1#
电视音乐既有一般音乐艺术运动的普遍规律与共同性,又受电视节目具体内容的制约,具有结构上的特殊性。这种电视音乐结构的特殊性表现在:

 (一)、不完整的结构特征

   电视音乐不像舞台演出的音乐节目那样,追求自身的旋律美、节奏美与音响上的美感,它必须依据特定电视节目主题思想的要求,把自身作为一种“有意味的形式”(贝尔)与电视画面、有声语言、音响有序结合,互渗互补融为一体,才能提高电视节目的整体效果。这就决定了大多数的电视音乐,更确切地说,是电视节目中的电视配乐,具有了结构上的不完整性。

我们知道,一首交响乐作品的长度可以是几十分钟,一首音乐小品的长度也要三、五分钟,而电视音乐有时只需要15秒,30秒钟的时间就足够了。这样的话,音乐就不必要非得有一个主题的呈示、发展、再现这样一个过程,我们只用几个奏型或者一个乐句就可以了。

  此外,电视音乐还有音乐欣赏听觉上的不完整性。我们去音乐厅听音乐会,常常会感受到音乐的美与“震憾”。那是因为,音乐厅的声场是经过专门设计的;乐队的座位安排也是有讲究的;所以传到我们耳朵里的声音是立体的。

    我们欣赏CD唱盘,那都是多轨录音的,我所知道的有24轨录音,可能还会有其它的可能。欣赏CD的家庭影院也有2-5个音箱来确保立体声的欣赏效果。而在电视音乐中呢,解说占一个声道,音乐占一个声道(有时如果需要同期声,效果声,甚至需要更多的声道),最后合成时,两个“人”还要挤在一个声道里面去,而且音乐不能压过解说。所以说,电视音乐是被压“扁”了的。

因而,音乐在欣赏时,已不能满足听觉上的完整性。我认为,音乐更多的是在为解说、为文章、为全片的主旨服务。

    通过调音台的作用,我们可以做音乐的渐起、渐隐,通过这个技术手段的处理,可以使不完整的乐句在听觉上十分顺耳、不别扭。在创作毕业作品《放心去飞》的过程中,我就很多次的运用了这一表现手段,这样制作的音乐和配音较为柔和自然,使得观众听起来,不会有突兀的感觉,符合受众心理和生理的习惯。

 (二)、电视音乐可剪辑的特点。

  电视音乐是可以充分发挥编导的创造性进行自由剪辑的。“自由”是指编导可以打破不同时代、不同体裁、不同风格作品的限制,将音乐巧妙地“嫁接”在一起;同时,“自由”又必须有所依据,服务于一个中心思想,而不是无目的的拼凑。有了中心,有了想法的剪辑就像我们评价散文一样,是“形散而神不散”。电视音乐散文的声音部分包括了音乐和解说词两大部分,二者需要互相对应,互相结合。在很多情况下,限于其中一者时间的长度,就需要对另一者进行适当的剪辑和修改,这样,才能使声音结合得更完美,更自然,更协调。《放心去飞》在后期制作过程中,就非常注意了音乐与解说在节奏和旋律上的互相对应,在声音音量大小方面,也坚持做到“此消彼涨”,互相辉映而又不影响对方发挥各自的作用。

 (三)、电视音乐兼容并蓄的结构特征。

电视音乐、解说、音响同属于电视艺术中的声音元素。电视音乐与解说、音响又有着极强的溶合性,如果结合得好,可以达到“珠联璧合”浑然一体的艺术效果。

在解说词比较密集处,音乐可以在背景处小音量地托着解说词走,在解说的空档,音乐可以渐强,表现一下,填充一下时间的空白。这样“此长彼消”,有起有落,错落有致。因此,在后期剪辑过程中,对各种声音元素音量大小的把握,需要细心地听,细心地改。使受众听得清楚,听得舒服。  

三 电视散文与电视音乐的结合

  电视散文,顾名思义,既有散文美,又有电视美。散文的构思是意境的创造过程。构思就是对生活素材的选择、剪裁、提炼、概括、并寻找独特的表现角度、优美而新颖的布局,再用优美、抒情的语言表现出来。电视散文用电视手段表现散文的“意”与“境”。

在电视散文中,“意”是作者的思想感情。是原作的文字语言本身所固有的情感和意念。在电视散文中,这份情感和意念是通过旁白的朗诵来表现的。其文字语言的旁白是原汁原味的原作。

而电视散文的“境”,就是具体事物所构成的画面,与音响、音乐所传达出的那部分视听形象。这是电视散文创作者最能发挥想象的那部分,也是散文的电视化过程。

散文贵在散,而形散神聚,它的语言是散漫的组合形态,但作者思维碎片所凝练出的情感却是整合的。而电视画面本身并不能表现文学意境,只有电视画面、文字、声音等要素的组合,所有电视符合所表达的意境形成较完整的表现内容,它才具有了电视艺术生命。这意味着电视散文是多种电视元素的完美结合,是文字、摄影、音乐、色彩、灯光、播音、画面组接、构图等元素的统一。

电视散文绝不是散文加图像,绝不是用画面来简单地图解文学形象,如果说我们读到的散文文本是单一文本的话,那么我们看到的电视散文则是超文本或复合文本。电视散文其实是在文学散文基础上的二度创作。所谓创作就是要有所创新,是有别于文学散文的又一种综合艺术形式,从文学散文到电视散文至为重要的是要完成文学思维到荧屏思维的转换,文学散文是用文字语言描绘出来的想象世界,电视散文是用画面语言、有声语言创造出来的荧屏世界,想象世界存在于读者的心中,荧屏世界都是现实客观地再现在荧屏上,读者在想象中完成对美感的体验,观众却是从荧屏形象中感受到美感。

电视音乐散文是各种艺术表现手段的多轨组合,它几乎调动所有艺术手法有机地完成这种组合:有字幕――作者的文稿,有解说词――散文的朗诵,有画面――自然景观、作者的行动、生活场景,有同期声――使观众身临其境,有音乐――抒发更深层次的情感。这种表现手法的多轨组合,构成了电视音乐散文的丰富多彩、意蕴深沉。

  电视音乐散文也讲求“文采”,其体现为画面语言、有声语言、造型语言、甚至光效语言、色彩语言、影调语言,特别是电子特技手段的有机组合上。这种屏幕造型语言,不仅要准确、形象、精炼、生动,更需要潇洒、自然、活脱,富有节奏感,正是这种优美抒情的“文采”,构成了电视音乐散文的魅力。

  这里我想特别强调的是电视诗歌散文中文学的形象化问题。电视音乐散文把文学语言变成了视听语言,把依靠联想、体味传递生发感情变成了“以形传神”,它让电视变成写意的天地,直观画面抒写内里的情味,丰厚了电视的艺术感染力。不同于纯文字阅读而产生的联想,电视音乐散文作品的部分文学联想已为画面所牵引,被实证化了,所以好的作品在电视手段运用时不会去单纯拼贴与语言完全一致的画图――实际上,这即是高妙与死板的分野所在。

  不过,这里我想主要讨论的是电视散文中的文学与音乐的结合。也就是说,电视音乐散文应该是音诗画的艺术交响,作为为视听语言的二元素,声与画的关系不是简单相加,而是相乘。好作品的声画效果产生丰富的联想,引向超出屏幕之外的思绪天地――只有这样,才能不抑制受众的想象力。所以电视音乐散文也会勾引出超出文字的其他联想,使内涵更深。

声音和画面的统一和谐是电视音乐散文的重要要求,它要求声音包括播稿、音乐、音响等有声语言与画面在情绪表现、格调上的统一一致,起到说明、补充、渲染的作用。有些作品在声画上处理不当,就会造成艺术欣赏上的缺憾。如有的作品从头铺到尾,文稿也是从头播到尾,没有留下必要的间融和空白,音乐没有渐变,没有一张一弛形成节奏;有的作品选取的音乐与画面不合,如正在舒缓地朗诵一首诗时,背景音乐却是强节奏的音乐;有的作品音乐与播音主次不分,当观众正被文稿引入艺术的境界时,音乐却“抢戏”,干扰对文稿的欣赏。因此,在对《放心去飞》的音乐选择过程中,我很注意音乐与文章内容,电视画面的和谐与统一,尽量使音乐能够为文所用,为画所系,成为全片的点睛之笔,为主题服务。

和电视小说可以尽情地铺排电视画面不同,电视音乐散文提供的画面是很有限的。电视音乐散文画面重在营造文中要求的氛围、意境,要深含着某种韵味。通过画面的意境调动观众的想象力,用心去体味、去读其中的寓意,以拨动观众得心弦,发出强烈的共鸣。在处理电视画面时,画面不要太实。画面处理太实,会使观众失去想象的空间,缺乏追求意境的美。画面要有景深,会给观众的神游、幻想、遐思留出广阔的空间。电视音乐散文的画面要注意光、色彩、各种剪辑手法、特技、长镜头、蒙太奇语言的运用,将这些画面与旁白和音响有机地结合起来,产生散文特有的艺术魅力。

   “言表意,乐表情,响表真”,音乐与音响相结合,可以增强电视片的真实感。在影视作品中,音乐可以发挥以下作用:

(一)用于片头字幕的声响烘托。如《佐罗》《乱世佳人》等影片的字幕衬托之声。《放心去飞》的片头正是缓缓而出的字幕配上舒缓轻柔的音乐,使二者的结合得紧密、自然、漂亮。

(二)戏剧效果之需。渲染特定的气氛,加强情感交流,连贯场次和情绪,推动事件的发展等。例如《放心去飞》中,歌曲《光阴的故事》的使用,就发挥了这样的作用。

(三)调整节奏,抒发情感。它是一种感受,一种激发。主题曲《放心去飞》就是这一作用在实践当中很好的诠释。

(四)强化地区特色,再现时代气氛。某些音乐的调性,具有强烈的地域性和时代感。运用得当,它可再现时代特色和浓郁的区域风貌。

(五)表明人物身份,塑造形象特征。音乐可以为剧中某一角色单独设计听觉形象,以此来作为人物的内外形象代表。

(六)具有推动剧情发展的功能。完整的设计,反复使用会有特殊的功能。

(七)它有改变主题的功能。

(八)它有预告后事,确定未来的功能。

要想使影视画面更完整,能多方表达主题情绪,就必须把画面与音乐二者视为纽带关系,并加以统一处理,使之达到和谐。

四   电视画面及其与电视文学与电视音乐的结合

影视作品,是靠一系列构图精美的画面,不断衔接,不断组合,从而以某种思绪和情感去影响他人的一种行为。所谓影视蒙太奇,便是以此而组合的精美画面,以视觉艺术的感染力去影响观众的一种影视语汇。

而文学是以文字来描绘生活的。它通过思维的方式产生想象的概念,并以此来阐述一个主题。

一个是推理形象的思维方式,一个是可视造型的画面方式。二者的手段和表达方式各有不同。

思维的方式具有多解性。不同的人,因不同的经历,就有不同的理解程度。所以文学形象地描绘,会产生众多的形象思维。

而影视作品,虽然有许多电影、电视都由文学作品演变而来,但它永远不再是想象中的形象了,而是活生生的可视的造型艺术。它剥夺了无数读者的想象力,而只能强制性地使人们一批一批地变成观众……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世界名著不断进行改编的原因之一。

文学具有无限的想象空间,而影视只能在银幕或荧屏前展示固有的东西。影视作品的空间感,即影视艺术的时空概念,对于文学思维的无限空间和无限想象力来说,是具有破坏性的。

二者各有各的特性,各有各的存在方式。文学,是人学,而影视作品是大众艺术。可以说,这是二者先天性的区别。

但是近年来涌现的“电影文学”现象,似乎有将二者整合的趋势。这是为了专门拍电影而写的一种特殊的文学形式。它还不是电影剧本,而是一种近似于电影文学剧本的东西。严格来讲,它不属于文学的范畴,而是鲜明的具有影视的属性,这是一种影视制作的蓝图。这在国际上已经很流行。

不管文学与影视是否有根本的区别,也不管这种区别能否弥合,影视作品还是需要有文学形象在其中的,不然平淡无味的画面堆积不会引起观众的任何共鸣。

在影视创作上,由画面组成思绪,进而又组成短句,再以复杂的造型、声响、色彩和一系列具有感染力的综合渲染,形成了表达情感的蒙太奇思维。创作人员,特别是导演和摄影师,他们的工作就是要通过造型手段,经过系列的蒙太奇运转方式,形成一种可视的形象语汇,把文学提供的形象,以画面的连续运转取而代之。

以可视的方式,通过人物造型、环境渲染、声响效果、节奏结构和场面调度等一系列手段,综合地传达给观众,这便是影视。其中,将影视作品之中的声与画完美的结合运用,使二者相辅相成,更能够使作品相得益彰,相映成辉
分享 转发
TOP
2#

看的我都块睡着 ....
TOP
3#

不错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